婺源大嶂山村(鄣山村)——安徽休宁冯村徒步穿越

作者:婺源鄣山村 发布时间:2017-08-04 15:38:51
说明:本文中的嶂山村是作者笔误,真实名称为鄣山村

从婺源大嶂山村翻越江西与安徽的界山全程是38里左右,最担心的就是天气,天气预报是多云转雨,心里祈祷但愿老天给我一个好天气,哪怕是阴天也别下雨,下雨就惨了,湿滑山路太难行,告诫自己下雨绝不冒险,一定放弃。
 
早上暮色一片已经站在外面望天,云层较厚,多云的天,徒步穿越应该是个好天,赶早不赶晚,老板也早早起来给我们炒的酸菜饭,吃完饭,从老板那要了名牌,想着万一走错路打个电话问问,6年前没与老板合张影,6年后旧地重游与老板合影是必须的,说不定什么时候于子还会来。
 
6年前雨夜拍摄于大鄣山村这家卫生站,商店



6年后旧地重游与老板合影

出大嶂山村原本小路修成大路2公里左右一直通到山根下,上山有两条路一条光溜清晰的小土道通茶园,沿沟上正对我们要翻的垭口,一条石板路方向偏离通竹园,选择去茶园的那条土道上山走出大约500米左右看见路边有无人住的茅草屋,感觉不对,老板介绍线路并没说途经有茅草屋,这么醒目的标示物她不可能不告诉,于是赶紧给老板打电话,“没有茅草屋”她答道。“那两条路通茶园和竹林应该走哪条”?我问道。“走竹园”。原路退回,阿路觉得此路没错应该继续前行动摇了我一下,的确现在这条路方向没错,但是这山上有好多路看似方向没错走到尽头是绝壁,6年前领教过,于是还是果断决定退回,好在也没走出多远。事后证明那条路是错的。
 
出大嶂山村原本小路修成大路,2公里左右一直通到山根下

重新回到山根起点沿通竹林石板路上攀上一坡,后面的路就是山林间小土路,清晰小路,从古到今,在交通不便的情况下是两省农户常走的路,现在虽说车行方便,还是有人走,不然早荒废。小路在山林中蜿蜒盘旋上升,其间有一处路不明显方向偏离,让后面的阿路探下面是否有道,他明知没道却不回头,那是一段陡坡,待我和宝湘喘着气爬上去,回身一看阿路没跟着,待了一会也不见他上来,两人大声喊吧也没回应,我有点急了,他不应该没跟上,怕走失,只能下去找吧,一看手机有信号,先打电话通了没接,同时听见山坡那边有沙沙的树叶声,一想他可能攀那边没路的坡上来,果不其然,阿路气喘吁吁顶着一脸直掉汗珠向我们靠拢,这回我真急了,“有好路你不走,瞧这一脑门汗”。关键是这条路原本就是探路,无论走错走对队伍不能分开,不然双方找来找去耗时间耗体力多急人,走山最忌讳的走散。
 
路沿山的走势绕来绕去,过一山又一山,小路清晰,但心中没谱,树林里就我们仨人,多么希望能遇上个人问路,一路都在倾听声音,依稀似乎听到有人说话,仔细听又没了,还以为自己特想遇到人出幻觉呢,不由高呼“我多么想遇到人呀”。其实不是幻觉,是老天在帮我们,想什么有什么,我们身后的确有仨个大嶂山村砍柴的女人,别提有多兴奋,赶紧问路,告知路走得没错,悬着心落定,一起走了一小会在一下行和上行的岔路处,她们与我们分手让我们走上行路线告知后面没岔路了。
 
途中小憩


一脚踏两省1470米垭口



路错不了了,心踏实向上攀一会卸包小憩后一鼓作气攀上1470米垭口,一脚踏两省,山这边是江西,山那边是安徽,三根手杖支个架自拍来了张合影。江西这边山上一直有信号,安徽那边一路都没信号,江西这边上山用了2个多小时,安徽那边下山用了4个多小时,一路溪流,下山峡谷路好长,一道道峡谷跟屏障似乎绕着圈地走,似乎下不完的坡,好多地段非常陡滑,宝湘坐了好几个屁墩,当在山上看见山底有村落时又走了1个多小时才到马路。江西上山时海拔是820米,安徽下山海拔210米海拔高度直落1200多米。
 
安徽界下山途中





终于见到冯村
安徽冯村
 
出山口处有个门楼是六股尖烈士陵园,阿路去敬仰,我却关心这村子是否是冯村?是否有车出去?出不去是否有地方住,赶紧往村子走找人打听情况,当得知是安徽冯村,有车出去得明天早上,住宿还得走3里路,有个好心的老伯帮我们联系客栈老板,人家来车接我们,70元一间带暖风空调房,安排好住宿,天下起了雨,老天助我也。到了冯村才知道新安江的发源地在这儿,因此冯村现改名为新安村属于黄山休宁,冯村这儿也有路上江西与安徽界山最高峰海拔1630米的六股尖,常有户外团队开车来,但不要轻易上山,店家老伯说山上有野熊出没,前几天村里刚有人被野熊扇了嘴巴。
 
我们仨人真够幸运的,路没走错,天没下雨,也没遇上野熊,高兴,仨人来瓶啤的,干杯,一天跨两省穿越成功。


扫码加我微信
我是鄣山村
返村工作大学生 小余
加我好友,为您提供免费咨询

婺源鄣山村联系方式:17687932030 (电话/微信)